<i id='xzpjd'><div id='xzpjd'><ins id='xzpjd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fieldset id='xzpjd'></fieldset>

    1. <tr id='xzpjd'><strong id='xzpjd'></strong><small id='xzpjd'></small><button id='xzpjd'></button><li id='xzpjd'><noscript id='xzpjd'><big id='xzpjd'></big><dt id='xzpj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zpjd'><table id='xzpjd'><blockquote id='xzpjd'><tbody id='xzpj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zpjd'></u><kbd id='xzpjd'><kbd id='xzpjd'></kbd></kbd>
    2. <i id='xzpjd'></i>

      <code id='xzpjd'><strong id='xzpj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ns id='xzpjd'></ins>

        1. <span id='xzpjd'></span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xzpjd'><em id='xzpjd'></em><td id='xzpjd'><div id='xzpj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zpjd'><big id='xzpjd'><big id='xzpjd'></big><legend id='xzpj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dl id='xzpjd'></dl>

          德慶旺姆:這條空中生命線,我在守護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7

            新華社拉薩4月11日電 題:德慶旺姆:這條空中生命線,我在守護

            新華社記者田金文

            “雖然西藏沒有確診病例好多天瞭,可是近期返藏人員多,還存在著輸入風險,隻要疫情還沒過去,我就不能掉以輕心。”在機場忙碌瞭多月的德慶旺姆,仍保持著高度緊張的狀態。

            32歲的德慶旺姆是阿裡昆莎機場醫務室唯一的醫生。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,機場醫護人員隻剩她一人,不但要照顧高原反應的旅客,而且要負責機場公共區域消毒、旅客體溫篩查等。

            阿裡昆莎機場海拔4274米,是世界海拔第四高的機場,全年平均氣溫在零攝氏度以下,空氣中平均含氧量不到平原地區的一半。人員缺氧造成的最大問題是體力消耗大,內地4個小時的工作量,在這裡需要幹上一天。

            西藏確診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後,德慶旺姆更忙瞭。

            她每天要在航班來之前,準備體溫檢測設備、人員登記表,還要準備旅客防高反藥物。最累的是消毒,背著十多斤重的消毒罐,每天要走上萬步,僅完成消毒就需要2個小時。

            “阿裡雖然人口流動較少,但醫療條件很薄弱,這裡一旦有病例輸入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中國民航阿裡航站防疫辦主任白瑪加措說。

           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,德慶旺姆的時間表裡,一項項工作排得滿滿的,近乎無縫銜接。春節返崗的同事回來後居傢隔離,她每天為這些同事測體溫,還送去熬制的藏藥。

            由於疫情防控需要,阿裡地區衛健委、疾控中心、人民醫院以及噶爾縣昆莎鄉目前向機場派駐瞭5名醫護人員,緩解瞭機場醫護壓力。

            2010年阿裡昆莎機場正式通航,讓到拉薩需要兩天的路程縮短至2小時,結束瞭上千年“天邊阿裡”的歷史。2011年,拉薩人德慶旺姆來到阿裡,“這裡條件艱苦,有4年時間,科室裡隻有我一個人,還是挺孤獨的。”德慶旺姆說。

            “天邊的阿裡”與拉薩距離遙遠。德慶旺姆兩歲的小孩讓拉薩的姑姑帶著,每次回拉薩與親人團聚,德慶旺姆總要大哭一次。她說:“雖然也很舍不得傢人,但阿裡更需要我,無論多苦多累,我想既然選擇瞭,就要堅守。”

            面對疫情發生以來的各種困難,民航西藏區局密切跟進疫情變化,落實防疫措施,全員投入這場沒有硝煙的防疫“戰爭”。

            “在這場全民抗疫中,我看到太多黨員在一線不畏生死地忙碌,特別感動,我也遞交瞭入黨申請書,我要以黨員的標準要求自己,迎難而上,打贏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。”德慶旺姆說。